大华所方面不愿意再和獐子岛公司继续合作-歙县新闻
点击关闭

海洋审计-大华所方面不愿意再和獐子岛公司继续合作-歙县新闻

  • 时间:

土耳其 军事行动

2019年上半年,獐子島實現營業收入12.88億元,較上年同期減少8.55%;凈利潤-2,358.97萬元,較上年減少261.06%。

圖片來源:深圳證券交易所較2018年同期,公司營業收入變動不大,凈利潤卻大幅下滑,該現象也被深交所重點關注。對此,獐子島在回復函中表示,受2018年海洋牧場災害影響,公司於2016年、2017年年底播的蝦夷扇貝可收穫資源總量減少、固定成本無法攤薄,導致產品單位成本上升。因此,公司最終的主營業務銷售毛利急劇下滑。

從昔日A股股王到如今「涉嫌財務造假」,十余年間,獐子島的狀況迥異。

針對獐子島當下對於海螺業務的重視,業內人士並不持有樂觀的態度。「不愛走動」的扇貝都逃跑了,海螺、海參將會如何呢?

來源:騰訊財經、金融界、華爾街見聞、天職老友匯、CFO交流圈(整理)

從產品來看,在蝦夷扇貝、海參、鮑魚、海螺四個產品類別中,海螺營業成本同比上年增長幅度高達150.66%,導致毛利率大幅下跌53.35%。海參的成本大幅增加64.92%,導致毛利率下滑7.65%。針對海螺成本的大幅波動,獐子島稱主要原因為2019年以前海螺成本主要為采捕和運輸成本,不包括海域使用金成本。自2019年開始,調整為按主要養殖產品佔用養殖海域的面積分攤海域使用金成本。

據知情人士消息,有公司高層曾在幾個月前透露,大華所方面不願意再和獐子島公司繼續合作,很大的原因在於獐子島被證監會立案調查以及公司財務方面的問題過多。

自獐子島上市以來,公司共與兩家會計師事務所有過合作。最初為北京中洲光華會計師事務所有限公司,自2011年末,大華所便承接了獐子島的審計工作。在當下獐子島的危難時刻,與公司合作了近8年的審計機構——大華所或欲與其分道揚鑣。  對於未來的獐子島而言,若與大華所停止合作,公司在短期內或很難找到接替的第三方審計機構。就獐子島目前的現狀來看,審計機構一般不會冒險接下這個燙手山芋。

對此,深交所要求獐子島解釋2019年以前海螺取得方式是怎樣的,如果為養殖方式,要求說明未分攤海域使用金成本的合理性,並說明2019年以後對海域使用金分攤進行調整的合理性。

但是,如果單純依靠傳統的審計方法,現場很難發現企業的財務造假,十分力不從心!

9月19日,獐子島集團董事會對深交所9月9日的問詢函做出回復,對上半年營業收入與凈利潤變動幅度不一致的原因做出解釋。

04固定戲碼:扇貝「跑路」公開資料顯示,獐子島始創於1958年,目前以海珍品種業、海水增養殖、海洋食品為主業,集冷鏈物流、海洋休閑、漁業裝備等相關多元產業為一體的綜合型海洋企業。

2014年10月,獐子島發佈公告稱,因北黃海遭到幾十年一遇的異常冷水團,公司在2011年和部分2012年播撒的100多萬畝即將進入收穫期的蝦夷扇貝絕收。受此影響,獐子島2014年巨虧11.89億元。當時,「扇貝跑路」一事一度震驚整個A股市場。

獐子島回應稱,海螺業務從今年開始分攤海域使用金成本,因此毛利率產生下滑。

03董事投棄權票與半年報一同公布的,還有董事羅偉新投出的「棄權票」。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量化與對沖。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針對上半年獐子島營業收入較上年同期減少8.55%,但凈利潤卻較上年同期減少261%的數據,問詢函要求獐子島說明報告期內凈利潤較上年同期大幅減少的原因及合理性。

01扇貝跑了靠海螺?獐子島披露海螺產品毛利大降

那麼針對藏在海底的扇貝們,該如何正確的方法做好審計工作?

每個點位根據實際情況,拖網寬度為單個網寬2米,有的船隻進行雙網捕撈作業(即網寬為4米)。拖網船隻平均以東西1440米、南北1850米,作為拖網行駛單位距離,平均拖網作業時間約為10~20分鐘。拖網完成後,盤點人員記錄收網時點,收網時經緯度。

海上盤點工作完成以後,拖網船長、公司盤點人員以及會計師事務所監盤人員在盤點表上進行簽字確認。

7月8日晚間,獐子島發佈的2019年上半年業績預告顯示,報告期內,公司預計虧損2000萬~2500萬元,而上年同期盈利為1464.66萬元,凈利潤同比下降約253%,不過該數據較其第一季度4314萬元的虧損額相比已大幅縮減。

獐子島在回復函中表示,在公司底播蝦夷扇貝收入大幅下降的同時,海螺收入貢獻大幅上升,海螺已成為海洋牧場第二大鮮活產品,營收佔比已由2016年度的8.72%上升至2018年度的20.63%。

原本,其預計2017年業績由盈利0.9億元至1.1億元,最終變為虧損7.23億元。該公告發佈后不到一個月,獐子島就因涉嫌信息披露違法違規,被證監會立案調查。

獐子島解釋稱,公司營業收入變動不大但凈利潤同比大幅減少,主要原因為海洋牧場底播扇貝資源量減少導致主營業務銷售毛利下降。

2019年年初,獐子島確立了海洋牧場的重新布局和產業規劃,將現有確權海域的資源區和生態區中共劃分出適宜海螺生長的海域120萬畝,專門用於海螺資源籠釣生產。

02相伴8年,獐子島終究還是被大華拋棄了

但這一表述卻遭到海螺產品的最近業績數據「打臉」。回復函顯示,海螺產品在報告期內實現收入4344.21萬元,同比減少2.71%;毛利556.39萬元,同比減少高達81.17%,毛利率同比下降53.35個百分點。

今年4月,大華會計師事務(以下簡稱大華所)曾對獐子島2018年度財務報表出具了保留意見的審計報告。而在獐子島不久前披露的《重大資產出售報告書(草案)》中,大華所亦出具了消極意見。

為了扭轉業績頹勢,獐子島近來調整了海洋牧場的經營布局和組織架構。從產品角度來看,海螺產品似乎被寄予厚望,但該業務的發展情況並不算樂觀。

在重要提示中,羅偉新表示「上市公司提交的文件材料,結合我的專業背景,本人尚不足以對本次擬議事項形成完整、專業、嚴謹的判斷,出於為廣大中小股民負責的態度,對本次半年度報告投出棄權票」。

在獐子島近來有關財務審計方面的工作中,已經見不到大華所的工作人員。

比較傳統的方法是:出海盤點前先將預先隨機選取的點位分配給各個拖網船,各船船長按照點位將船隻開到指定海域,船上工作人員下網,盤點人員在盤點表上記錄好下網時點,下網經緯度。

分行業來看,獐子島營業收入同比增幅較大的是水產養殖業,增幅為14.42%。但是,與此對應的營業成本同比卻增加了更多,達到60.92%,直接導致毛利率同比下降20.67%。

從其半年報營業收入和成本表中,可以看出獐子島成本數據多處出現巨幅波動。

值得注意的是,獐子島在回復函中稱,由於公司目前正在商議與擬聘會計師事務所簽約事宜,故暫時無法提供相關會計師對本問詢函相關問題的核查意見。

獐子島,作為曾經的「黃海明珠」,如今卻因「扇貝跑路」而出名,熟悉的套路、熟悉的配方,這次不僅扇貝跑了,連審計單位也被「嚇跑」了。

圖片來源:深圳證券交易所這種不尋常的舉動,引來監管機構的關注。深交所的問詢函首先集中關注獐子島營業收入和凈利潤變動幅度不一致的原因。

而本次會計師事務所的暫時空缺似乎早有預兆。

精彩的劇情總有「續集」。2018年1月,獐子島再次發生「扇貝跑路」事件。彼時,獐子島發佈公告稱,由於2017年降水減少導致扇貝的餌料生物數量下降,養殖規模的大幅擴張更加劇了餌料短缺,再加上海水溫度的異常,最後誘發大量扇貝餓死。

作為A股的戲精,這一次獐子島(002069,股吧)不僅有逃跑的扇貝,連審計單位也「跑」了!

船上工作人員將網收起,對采捕上來的扇貝進行除雜分揀,分揀過程中盤點人員測量殼高並計數(由於時間較短,採集數量較多,無法對採集上來的扇貝全部測量殼高,故隨機選取部分扇貝進行測量,取其平均殼高),隨後裝入器皿進行稱重,整個計數、測量、稱重過程產生的數值,全部由盤點人員記錄在盤點表。

集團公司註冊資本7.1億元,資產總額45億元,旗下設立分公司、全資子公司和控股、參股中外合資公司40餘家,2006年在深圳證券交易所掛牌上市。

05海底的扇貝到底該如何審計?

監盤人員主要工作包括:觀察實際盤點時是否按事先選定的點位下網、起網;對采捕上的蝦夷扇貝的計數、測標、稱重是否正確,盤點數據是否正確、完整地記錄在盤點表中。

這家綜合型海洋企業的「走紅」要從2014年說起。

目前可以實現的方法是,對安裝有北斗接受裝置的捕撈船進行跟蹤定位,時時監控捕撈船的捕撈狀態和定位,來判斷捕撈船的生產狀態。對比時時監測數據與企業提供的捕撈區域(采捕坐標)之間的差異,以此來判斷公司生產經營狀況是否正常,想比傳統方法要省事多了。

今日关键词:两只老虎定档